学书法 其实是一件靠拼爹的事

在历史的相当一段时间里,由于材料工具的稀缺昂贵,用纸写字一直都是古代贵族享有的装逼技能,一般老百姓贴副春联应该都会神气一整年。

所以作为一种古代文人“骚客”种草率最高的书法艺术,可能和我们眼里的书法不太一样。

timg.jpg

我们现在普通人看书法,除了能分清草书以外,可能连隶书、行书、楷书都觉得一个样,更别说魏碑、颜体、柳体了。

但要知道我们分不清的这些书法中,可是埋藏了不少秘密,一代又一代人为它要死要活。

给大家举个关于古人追求笔法的例子。

钟繇是魏晋时期的书法名家,被称为“正书之祖”,他是王羲之最佩服的两个人之一(另一个是张芝)。

钟繇对书法痴迷地要死,据说当时另一位书法名家韦诞,他手上有东汉大书法家蔡邕的《笔势》,因此书法水平很高。钟繇非常想借这本书看看,但韦诞不肯,三番五次拒绝,气得钟繇捶胸吐血,幸亏曹操用五灵丹救他一命。

韦诞去世后,将《笔势》也随葬进墓里。钟繇竟然雇了一批盗墓贼,挖开韦诞的墓得到这本书。此后发奋研习,终成一代宗师。

微信图片_20171113162519.jpg

钟繇《贺捷表》


虽然这只是个故事,但是它描述了一个关键信息:笔法在书法传承中的作用。


在古代的社会环境里,书法的传承其实很脆弱。香火单薄,稍不注意,一个天才书法家,终其一生修炼出来的笔法技巧,就可能失传了。

说到这里给大家列一个名单:

王羲之、王献之、王荟、王徽之、王珣、王僧虔、智永;

欧阳询、欧阳通;

颜滕之、颜协、颜之推、颜勤礼、颜昭甫、颜惟贞、颜真卿;

米芾、米友仁;

赵孟頫、管道升、赵雍、赵奕、赵凤、赵麟;

文徵明、文彭。

有没有发现一个秘密:与大书法家同一家族的那些儿孙辈们写字都不赖,而且似乎更容易成为书法家。其实中国书法在早期几乎都是以家族为单位传承的。

魏晋时期,儒学大族多是书法世家,如颍川钟氏、荀氏,京兆杜陵杜氏和韦氏。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所属的卫氏家族,在东汉书坛上的影响力就很大了,到了魏晋更是声名显赫。

中国书法在发展过程中,这种技法传承在不同的朝代也是有效的,同一个朝代风格更趋向统一风格,比如后人概括的“晋人尚韵、唐人尚法、宋人尚意、明人尚趣、清人尚朴”等。

这种现象的产生,固然有后人对前人加以改造的原因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:技法的失传。

timg (1).jpg


比如,还有一份名单比文章一开头的那个还要玄乎,这个不是我整理的,而是收录在唐人张彦远的《书法要录》里,叫《传授笔法人名》。

这里面这么说,笔法是从蔡邕那里开创的,一直传授到王羲之手上。王羲之传给儿子王献之,王献之传给外甥羊欣,羊欣传给王羲之五世孙王僧虔,王僧虔传萧子云,萧子云传给王羲之七世孙智永,智永传给外甥虞世南。

虞世南传给两个徒弟欧阳询和褚遂良,当然李世民也是虞世南的徒弟。欧阳询又将笔法传给虞世南的外甥陆柬之,陆柬之传儿子陆彦远,陆彦远传外甥张旭,张旭有仨徒弟,李白、颜真卿、徐浩,然后颜真卿传给柳公权、怀素、邬彤。

特点很鲜明:不是传给亲儿子、亲外甥,就是传给亲徒弟。

名单到这里就结束了,结束的时间就在唐朝,笔法的传授至此中断。

所以我们看宋代人面对唐朝书法就很不自信,欧阳修说“书之盛莫盛于唐,书之废莫废于今。”苏轼说的更彻底:“自颜、柳氏后,笔法衰绝,加以唐末丧乱,人物凋落,文采风流扫地尽矣。”

意思是:笔法的传授在唐代就终结了。


技法的失传,分为两种情况,一种是完全消失,比如一个技巧高超的书法家直接死亡,没有传人。另外一种情况是消散,在流传过程中逐渐走样最终失

我们今天看古人书法作品,感觉平平常常,也就那样。但其实背后却隐藏了许多我们看不见的复杂技巧和用笔习惯,指腕的配合、书写姿势等等。这些技巧,如果不是学习者亲自在场观看,恐怕很难习得。

比如颜真卿的《自书告身帖》,有人认为是颜真卿的晚辈写的,但几乎可以乱真。因为颜体中隐藏的复杂技术,不亲眼观看其书写,很难模仿,所以这个帖子很可能是跟随颜真卿学习的晚辈的作品。后世修炼颜体者,几乎难有神形兼备的,只有一个钱沣算是成就较高的。

也许有人会说,古代很多书法家临摹的作品也很像。比如米芾就曾经号称,他临摹的王字可以乱真。但人家是天才,而且看的是真迹。想要通过看作品甚至复制品,揣摩书法家原来的笔法,是非常之难的,没有超常的悟性和基础,可以说这条路很难走通。

所以中国的书法史,往往是后人对前人改造的历史。

大师的笔法失传,后来者在揣测、复原前人技法的基础上,又演绎出新的风格。比如赵孟頫,一辈子都在用自己的方法追随王羲之,反而形成另一种风格。明人学赵孟頫,又是一种风格,清人再学前人,又学成另一种样子。